fbpx

黎永良:操盤手要洞悉先機 了解內地不可或缺

「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」,沒有什麼事情比親身經歷來得更體會深刻。1980年入行,縱橫證券界逾40年的黎永良,當他還是20歲出頭的年輕小伙子時,在香港大學畢業即與同學出發到內地展開一個多月的畢業之旅,這一趟遊歷的所見所聞,改變了他對內地的認識,他看見國人奮發的上進心,人人想過上好生活,深感祖國日後的發展潛力,令他在往後的股壇歲月裏特別關注內地經濟發展,認為一個操盤手要洞悉先機,對內地的了解和認知是不可或缺的條件。

◆黎永良(右二)1980年與同學到內地展開一個多月的畢業之旅。受訪者供圖

22歲大學畢業,一趟到內地旅遊一個多月的所見所聞,令黎永良感受到沒有什麼事情比親身經歷更令人印象難忘,亦使他明白到「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;相輔相成,其利無窮」的道理。黎永良現為時富金融服務集團顧問,他憶述,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香港大學生,已熱衷於「認中關社」──「認識祖國,關心社會」。黎永良1980年6月底考完畢業試後,在踏進社會工作之前,與七位香港大學聖約翰宿舍舍友,昂首北上,展開個多月的認識祖國之旅,這一趟旅程改變了他們對祖國的認識。

人人希望脫貧 為國家服務

「我們八個大學生提着背包,興高采烈跨過羅湖橋,從深圳出發,坐硬臥火車輾轉到達北京,還要再坐9小時的硬座火車,直達內蒙古呼和浩特,然後用一個多月時間沿鐵路線南下,遊遍多個城市才回到香港。」當年在內地旅遊的經歷,黎永良至今仍歷歷在目,「我們一班同學以內蒙古為起點一直向南遊歷一個多月,內地當時還未完全開放,我們一行人去了北京大學與大學教授交流,又到大街小巷與小販交談,發現內地人民很有上進心,希望擺脫窮困及為國家服務,就此時開始,我就覺得內地很有發展潛力。」一個多月的內地旅程,親身體驗和所見所聞,無論從地理上的湖光山色、人文風氣、社會制度等等,黎永良坦言都對他及同學們的思想有很大衝擊,也對黎永良日後的投資判斷影響深遠。旅行完回到香港投入工作,他加入了滙豐銀行成為見習行政主任,由於這次深刻的內地之旅,令他特別關注內地的經濟發展,常與內地朋友聯絡,加上他23歲在西德訓練半年,順道遊遍西歐和部分東歐,回程時在美、加逗留3個星期,眼界大開,黎永良坦言回來的時候跟本地的同學和同事比較,就完全明白行「萬里路」的裨益,行萬里路也為他的投資思維奠定基礎,學會從不同的層次、角度來分析經濟局勢。此後,黎永良扎根香港,更成功捕捉到樓市和股市的升浪。

育兒時注重培養廣闊視野

作為兩名兒子的父親,黎永良深明「讀萬卷書,不如行萬里路」的道理,他也從小就帶他們出國旅行增廣見聞,大學及碩士都讓兒子們出外深造,培養廣闊的視野。

1981年遊法感悟:有國才有家

「有國才有家」,這一句說話看似簡單,但其實意義深遠。1981年的一次旅遊經歷,令黎永良深深明白到,國家富足、強大的重要性。「我第一次去巴黎是在1981年的夏天,走進一間百貨名店,那時候日本經濟起飛,很多人往外旅遊,購買力又強,那位法國女店員用日語招呼我,我用流利的英語表示我是中國人不懂日語,順道問她一件貨品的小小問題,但她居然說不懂英語,但後來竟然聽到她對一個外國人說流利英語,當時我真的感到很氣憤。」

97後自覺是真正的中國人

黎永良稱,時移世易,內地經過近44年改革開放,國家變得強大,現在到處都看見中文字,那些法國售貨員還主動和你說「你好!」,祖國的強大,使黎永良感到驕傲,更完全明白「改革開放,國富家強」的意義。1997年7月1日的香港回歸交接儀式,黎永良當年是在現場觀禮的嘉賓,25年後回憶當時的情景,他仍然感受甚深,「我當時在現場觀看交接儀式,感到非常震撼,因為我是修讀中國歷史的,該學科我考獲A級的成績,每當我讀到近代史看到滿清政府被迫向他國割地、賠款等歷史,我就會深思為何我國的國力不夠其他國家強大,直到1978年改革開放開啟,可以到祖國各地,接觸到社會階層上不同的人,我就發覺他們都有一顆愛國心,想將祖國重新復興,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,我更加自覺是中國人,我身在香港,是中國血統,所以香港回歸祖國我非常開心,自覺是真正的中國人。」

◆黎永良遊歷內蒙古。 受訪者供圖

港人應多到內地看看

全球政治形勢愈來愈複雜,黎永良認為未來的政治走勢對全球股市有深遠的影響,看股市已經不能單方面留意經濟,還要看全球地緣政治局勢,而未來粵港澳大灣區的機遇香港更加不可以錯過,惟他認為香港人對大灣區潛力的了解仍不夠充分。黎永良解釋,「由於過去20多年的媒體以及教育制度沒有認真介紹內地的歷史及發展,不少香港人對內地的思維仍停留在40年前,也不敢到內地看看,我們的教育制度要認真給年輕一代介紹內地的發展,因為我由1980年起去內地到現在,知道國情是怎麼樣的,但很多人仍然是坐井觀天,對內地認識很表面。」

始終都是自己地方最好

談及近年移民的人數有所上升,黎永良認為有部分人會後悔移民,最終回流返港,所以他鼓勵年輕人除了讀書之外,要多去旅行、行萬里路,多接觸不同階層,就知道自己的地方才是最好,「我30歲前世界六大洲都去過,半退休之後還去了南極洲,全世界七大洲都去過了,當中30歲前去六大洲感受最深,去旅行時接觸不同國籍的人,就知道其他國家的人思想是怎樣的,如果曾經感受過種族歧視,就更加明白到永遠是自己地方最好。」談到對年輕人的寄語,黎永良稱,「年輕人充滿活力,但做事要處變不驚,謙虛從事,擁有謙虛的學習態度得益始終是自己,老前輩見到你謙虛就會教你,相反你驕傲的話,人哋見到有氹都唔會提你,這方面我見得多,年輕人有機會的話,不妨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,此舉是相輔相成,其利無窮。」

文章摘取自 文匯報,已得受訪者授權轉載